注册
网上真人在线赌博
澳门赌博真正开户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邪教耶和华见证人和走出邪教的艰难之路

发布日期:2019年08月15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九月(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斯普特尼克国际新闻网(sputniknews.com)7月31日刊文报道了邪教组织耶和华见证人在德国柏林的生存状况,曝光了该邪教组织内部的真实教会生活,特别揭露了教会内的生活对儿童造成的严重影响。  

  灌输、孤立和恐怖——耶和华见证人邪教组织逃离者讲述他们在邪教中度过的童年,听起来像是一场噩梦。他们特意在德国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组织了一个“瞭望塔纪念日”,分享自己的经历,并向世人讲述离开该邪教组织的过程。

  那些在耶和华见证人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他们的生活往往与同龄人截然不同——没有生日聚会,很少与邪教组织以外的人接触,在医疗紧急情况下也不同意输血,也不参加选举。同时,如果有人决定离开这个组织,他们将真正面临孤立无援、一无所有的境地,因为耶和华见证人其他成员会一致孤立这些叛教者,这些从小在教会长大的叛教者往往在组织之外没有任何朋友或亲戚。

  柏林市民们组织了各种各样的反邪教倡议,例如“耶和华见证人受害者援助协会”(JW Opfer Hilfe e.V.),其目的是向市民阐明该教派内部生活的可怕真相,并为那些想要离开该组织的成员提供支持。

  上周五,该协会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设立了一个信息台,针对“国际瞭望塔荣军纪念日”组织反耶和华见证人宣传活动。1931年的这一天,耶和华见证人重新命名,并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使得该教会内部变得更加专制。

  该协会的联合创始人朱利亚·西尔伯格(Giulia Silberger)从小在耶和华见证人组织中长大,也来到了亚历山大广场参与活动。朱利亚被称为“Goldener Aluhut”的创始人,Goldener Aluhut是一个处理邪教阴谋论的平台。

  朱利亚表示,耶和华见证人的成员经常面临精神虐待,儿童尤其深受影响,他们的精神创伤常常伴随他们一生。“儿童的灵魂被摧毁——他们在恐惧和暴力中长大,不断地被威胁世界末日将会来临,只有那些讨耶和华喜悦的人才能最后生存下来。这是一种可怕的恐惧,伴随着这种恐惧长大,会导致精神疾病。”

  朱利亚回忆了自己的成长历程,称伴随她长大的恐惧使她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并导致残疾。“我希望这种情况能够停止,我希望人们了解耶和华见证人这个组织的危险性。这个组织并不是无害的,你可以在车站的某个地方看到他们的一些成员在宣讲爱,但实际上组织内部是一个冰冷的、几乎是法西斯主义的小社会,不断地摧毁着它的成员。”

  此外,朱利亚认为耶和华见证人邪教组织违反了国家宪法,特别是第6条关于保护婚姻和家庭的,这是因为即使是未成年的儿童在被逐出该教派时也面临着与其他组织成员的隔离,因为他们的亲戚(都是耶和华见证人成员)也不再和他们说话。

  耶和华见证人建立了自己的一套法律制度。当一项罪行在组织内部发生时,通常不会移交给当地警方,而是由教派大会根据他们自己的非常残酷的法律加以解决。例如,有一条“两证人规则”——你必须有两个证人证实发生了这项罪行,否则教会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苏菲·琼斯出生在耶和华见证人邪教组织的社区,成功地脱离了该教派。她表示,当一个人不知道“外部世界”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就不会觉得在自己的社区里看到的东西是奇怪的。耶和华见证人的组织成员从摇篮里出生开始就不庆祝圣诞节或者自己的生日,从儿童时期开始就不断地、无休止地参加教会的各种布道和祈祷。但当年纪越大,就越会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孤独。

  “当然,一个孩子基本都只会与耶和华见证人教会内部的其他人接触,因为他们都是有着和自己共同信仰的‘好人’,而教会组织外的其他人都可能会劝阻你放弃信仰。因此,对于耶和华见证人教会的孩子来说,很难找到正常的朋友。”苏菲解释道。

  “当你长大以后,你会渐渐地意识到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与‘外部世界’的人不同的,你意识到自己很奇怪,不会去做正常孩子们会做的事情。你不知道你的同龄人在谈论什么,你看的电视节目也和他们不一样。你看起来不一样,行为也不一样。你甚至感到羞耻——这很正常。当然,耶和华见证人组织内部的人们会对你说你应该为你的信仰感到骄傲,你是上帝选中的。但与此同时,你却感觉自己像个怪人。”

  苏菲在童年时期一直认为,耶和华见证人组织是追寻“自由”、崇尚“自由”的。她的母亲是个虔诚的信徒,在教会内部把苏菲抚养成人。转折点出现在她13岁那年,当时她的父亲被教会驱逐出社区,随后,她与自己父亲的任何接触都被禁止。

  苏菲表示:“我当时完全无法接受,由于无法与我爸爸联系,我真的感到很痛苦。我甚至都不能简单的问候一下我的爸爸,他可是我最亲近的家人呀!我意识到自己非常不开心,于是问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痛苦。我离开自己的家,不能与自己的家人联系,我受了那么多的苦,上帝怎么能喜欢我呢?如果是这种状况,那么待在这个教会里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意识到我必须改变我的生活。因此,当我一满18岁,就离开了耶和华见证人,开始接触父亲和其他被教会排斥的朋友。”

  苏菲没有办法立即完全离开教会,教会的叛教者通常回归率也非常高,因为耶和华见证人叛教者本人之前通常与外界都不会有什么接触,离开教会后会感到极度的无所适从。苏菲列出了她离开时可能会失去的人和她会赢回来的人的名单,同时,她也在寻找新的朋友,建立新的社会关系。

  “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我就去参加和教会内其他人的最后一场‘追悼会’,我告诉一些人他们不会再见到我了,然后我离开了。我有了一个新电话号码,搬了家,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在此之后,一切进展得很好。”

  今天,苏菲·琼斯很高兴当时她选择离开耶和华见证人,并能再次见到她的父亲。“我觉得终于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我可以成为我想成为的人。我可以做我想做的。我可以交往我想要交往的朋友,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她说。

  耶和华见证人受害者援助协会试图支持像苏菲·琼斯这样的人,他们希望提高公众、媒体和政府对耶和华见证人邪教组织相关问题的认识。协会积极分子斯特凡·巴尔尼科(Stefan Barnikow)说:“外界不知道邪教内部教会成员的生活实际上有多么的糟糕,也不知道那些决定离开教派的人的生活刚开始有多么艰难。局外人常常不相信,那种中世纪的做法今天还可能在柏林上演,而在我们协会,我们愿意去倾听他们的困惑,理解他们面临的问题。”

  与此同时,巴尼科也表示,耶和华见证人挨家挨户的传教工作并不违反宪法,很多人认为这种工作具有侵入性或令人生厌的意味。“耶和华见证人组织作为一个公共组织在所有联邦州都获得了认可。因此,他们被允许从事传教活动。当然,作为一个房主,我可以说我不想加入。你也要明白耶和华见证人并不想对你做什么坏事,他们只是想“拯救”你。事实上,他们觉得是把你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让耶和华拯救你),但这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好处。”

  目前在德国约有17万耶和华见证人邪教组织成员,但这个数字正在下降。巴尼科认为,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退出,表明耶和华见证人受害者援助协会的线上和线下组织活动正在产生正向的成果。

  来源背景:斯普特尼克国际新闻网是一家现代化的新闻机构,前身是俄罗斯国家通讯社俄新社(RIA Novosti)和俄罗斯之声(Voice of Russia)。俄罗斯之声于2013年解散。目前,斯普特尼克国际新闻网有自己的网站、社交网络、移动应用程序、电台广播和多媒体新闻中心,总部位于莫斯科。该机构报道面向国际受众的全球政治、经济和社会新闻热点。

  原文网址:https://sputniknews.com/europe/201907311076410515-you-feel-like-a-freak-jehovahs-witnesses-and-the-difficult-way-out-of-sect/ 

(责任编辑:力枫)

更多>

热评文章

  • ·想起了“拍打大师”李洪志(图)
  • ·法轮功“神韵晚会”真相
  • ·法轮功“活摘”谣言始末
  • ·习近平谈扶贫:脚沾泥土 心有真情
  • ·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互致新年贺信
  • ·习近平@全体党员:纠正“四风”不能止步
  • ·当你懂得停止抱怨 你的好运就开始了
  • ·古文里描绘的秋天之美 不输唐诗宋词
  • ·人生在世身安不如心安 路宽不如心宽
更多>

精彩专题

  • ·工信部:2020年我国原材料产品质量将提高
  • ·别把群主不当干部!这些“新规”你知道多少
  • ·中国式相亲:明码标价的“门当户对”
  • ·春秋争霸中 大诸侯为何能轻易包围别国都城
  • ·战国七雄里的齐国 为什么最后才被秦国灭亡
  • ·宋江被毒死后吴用为啥要选择在坟前上吊呢
更多>

访谈

130.jpg 归来——陈果整容前后
曹锐采访2.28版去LOGO[00_00_29][20180518-103854-0]_副本.jpg 名家讲堂|曹锐:反邪教,文艺工作者不能缺席
  • ·蝶变
  • ·微电影·太阳从东方升起
  • ·张立仁:我只信我这双手
  • ·揭穿“菩提功”的真面目
  • ·起底“心灵法门”:创办人自称常和菩萨喝茶 每年敛财数亿
  • ·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
更多>

精彩图片

未标题-1 副本.jpg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举行会谈
未标题-1 副本.jpg 习近平会见贺一诚
未标题-1 副本.jpg 龙先兰的“甜蜜”事业
未标题-1 副本.JPG “童心巧手”迎中秋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