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澳门赌博真正开户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5

我那从练功点负责人到反邪歌舞团团长的经历

发布日期:2015年02月11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卢义兰(口述)华井波(整理)
【字体大小:

  我叫卢义兰,今年60岁。是一个家庭歌舞团团长。我组建了一个歌舞团,常年在我们乡下演出。不为别的,只为帮助广大群众远离邪教,过上幸福生活。因为,我曾经也是一个法轮功痴迷人员。 

  在大多数人眼里,我是个乐天派。爱干净,爱打扮,经常出去演出,平常要排练,每天跳上几个小时的舞。身材好、头发乌笃笃的。整天唱啊跳的,有人说我看起来像40多岁的人,说句大真话,我四十几岁的时候大不如现在。 

  小时候,我是家里的乖乖女,上小学的时候,我做过班长,一直是文艺骨干,唱歌跳舞,很来事。班里的各种活动都是我来组织、主持。后来参加大队文娱宣传队,也小有名气。文娱宣传队解散了。我后来也成了家。有了孩子,也顾不到跳舞了。丈夫很勤劳,也很老实,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但很支持我唱唱跳跳,也希望孩子们能遗传我的艺术细胞。虽然没有花前月下,我们还是很恩爱的。谁知好景不长,结婚没几年,丈夫工伤事故造成终身残疾,生活不能自理。我要侍候丈夫,带两个孩子,还要种几亩田。尽管如此,我还很乐观,坚信天不会塌下来。等丈夫伤情稳定,我又张罗着承包了一家小印刷厂,赚点小钱养家。 

  家庭的负担,厂子的周转,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时常感到力不从心、筋疲力尽。人也变得很拉呱,家里邋里邋遢的。不愿跟别人交流。我一下子变得十分苍老,尽管才40岁的人。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沉闷地过去,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差,经常无缘无故地跟丈夫发火,跟孩子发火,跟客户发火。 

  祸不单行。1997年春节期间,我在骑车途中,因神情恍惚,被人撞昏,只能歇在家里养伤。我好像一下子掉到了冰窟里,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倒霉的事情都被我遇上了。我每天还得照应丈夫,安排家里的事儿。我苦闷极了,想找个人说说话。几位练法轮功的邻居乘虚而入。她们带着小礼品来看我,让我心里暖暖的,有种亲人般的感觉。她们借机游说法轮功的“神奇”,称只要我“虔诚修炼”,就会出神迹,不用花一分钱,我的腿会好,丈夫也会恢复成正常人,全家人都会逢凶化吉。抱着反正不要钱,可以试试看的心态,我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之路。功友们天天来煽风点火,胡吹什么“真善忍”,什么消业,什么圆满成佛,讲什么李洪志师父有无数法身,只要修炼法轮功就会随时随地地保佑我。我不停地听,不停地看,越学越觉得法轮功讲得太好了,要是早点修炼,全家人怎么会遇到这么多不幸?从此越陷越深,直至走火入魔。由于我悟性高,“成绩”突出,很快成了我们雅周镇练功点的辅导员。 

  迷上了法轮功,我家务不做,印刷厂不顾,还逼着刚上初中的儿子一起“练功”。三年修炼下来,丈夫的病没有好转,儿子的成绩由原来班级前几名下掉到倒数,最后连高中也没有考上,辍学在家,印刷厂也亏掉了好几万元。 

  我也顾不上去想,更没有觉着有什么不好,一有空就去“弘法,导致家庭越来越困难。可我却越过越有“滋味”,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正义的事、伟大的事、前所未有的事,离圆满越来越近了。 

  1999年7月22日,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邪教组织,予以取缔,我想不通,想不开,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疯了! 

  这时,我们县里、雅周镇村里的社会志愿者不断上门耐心地开导我,用身边一个个受害的事例帮助我分析李洪志邪教的险恶本质,我慢慢清醒过来。认识到,许多“法轮功”痴迷者原来都是李洪志企图达到他险恶目的的炮灰啊!特别是2001年1月23日,北京天安门发生了了2死3重伤的自焚惨案,更让我彻底醒悟过来。 

  守得云开见月明。我醒悟后,总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希望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帮助其他受法轮功蛊惑还没有觉醒的痴迷者,帮助大家远离邪教。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路过镇里一家家庭演唱室,被里面的歌声所吸引,生性爱好唱歌的我喉咙痒痒,进去一展歌喉,引起满堂喝彩。此时,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闪现:自己也来办个类似的家庭演唱室,用健康的文化娱乐丰富自己和乡亲们的精神生活,让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再无立足之地! 

  在许多热心人的关心下,我的梦想很快成真。我购买了VCD机、功放机、音箱、话筒、碟片等,免费为乡亲们家中婚丧喜庆活动服务。后来我又将当年受骗功友中能唱会跳的组织起来,自己撰写词儿,请懂行的人修改。还请来县文化馆的专家来我家指导培训。几个懂艺术的退休老师主动加盟,有拉二胡的,有打快板儿的,还有唱越剧、京剧什么的,一支十几人的业余歌舞戏曲团就这样诞生了。这些年,我们走村串户,免费为乡亲们“送戏”。我们编导的快板《大家都来反邪教》、小戏《改邪归正》、天津快板《防邪反邪创平安》、独唱《劝事文》、小品《教子无方》等许多节目,帮助更多的乡亲意识到了邪教害人、害己、害国家的本质。 

  现在,雅周镇曾经痴迷法轮功的人都已经摆脱了邪教的控制,过上了健康美好的生活,已经再也找不到一丝曾经练过法轮功的痕迹。 

(责任编辑:孙鹏)

更多>

热评文章

  • ·想起了“拍打大师”李洪志(图)
  • ·法轮功“神韵晚会”真相
  • ·法轮功“活摘”谣言始末
  • ·习近平谈扶贫:脚沾泥土 心有真情
  • ·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互致新年贺信
  • ·习近平@全体党员:纠正“四风”不能止步
  • ·善良的人是快乐的 感恩也是一种态度
  • ·婚姻中要享受被爱也要有爱人的能力
  • ·孔子:天下有5不详到底是哪5不详呢
更多>

精彩专题

  • ·工信部:2020年我国原材料产品质量将提高
  • ·别把群主不当干部!这些“新规”你知道多少
  • ·中国式相亲:明码标价的“门当户对”
  • ·如果魏延没被杀而接班诸葛亮 蜀汉能否复兴
  • ·乾隆最长寿的妃子 乾隆漠不关心嘉庆却封她
  • ·潘金莲和西门庆惧怕武松为何敢毒杀武大郎
更多>

访谈

130.jpg 归来——陈果整容前后
曹锐采访2.28版去LOGO[00_00_29][20180518-103854-0]_副本.jpg 名家讲堂|曹锐:反邪教,文艺工作者不能缺席
  • ·蝶变
  • ·微电影·太阳从东方升起
  • ·张立仁:我只信我这双手
  • ·揭穿“菩提功”的真面目
  • ·起底“心灵法门”:创办人自称常和菩萨喝茶 每年敛财数亿
  • ·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
更多>

精彩图片

未标题-1 副本.JPG 习近平在河南考察
未标题-1 副本.jpg 欢庆丰收节
未标题-1 副本.jpg 北京:金秋大枣香
未标题-1 副本.jpg 儿童奶商训练营在京启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