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澳门赌博真正开户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凯风资料库新 > 官方声音 > 政府立场

丈夫转化三步曲

发布日期:2007年02月12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孙晓梅
【字体大小:
  我叫孙晓梅,在山东潍坊市银行营业室工作。丈夫孙强(1969年生,大专文化)是市公路局助理工程师。我们有一个4岁的女儿。以前,我们这个三口之家也是令人羡慕的,家庭没什么负担,丈夫朴实善良,工作积极主动,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这一切都令我感到十分满足和无比的幸福。可是,自从1996年丈夫迷上“法轮功”后,我们这个平静的家庭几近到了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边缘,那种恶梦般的煎熬、撕心裂肺的伤痛,令人不堪回首。我所受到的精神上、心灵上、生活上的伤害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只有那些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得到。我是不幸的,但我又是幸运的。在单位领导、社会、家庭的共同努力下,特别是经过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干警和学员们耐心的教育感化,丈夫终于幡然醒悟。现在他又完全回到了原来的样子,我们的家庭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回顾几年来的经历及丈夫的转化过程,我感慨颇多。我现在将它写出来,也许对教育转化其他有同样经历的人有所帮助。

  1、不堪回首:丈夫痴迷“法轮功”给家庭生活带来的伤害

  丈夫1995年到公路局工作后,由于经常外出作业,时常腿痛、腰痛。当时社会上盛传练“法轮功”能强身健体,我也没在意。他早晚都出去练功,晚上有空就看书,渐渐地每天的精力都不在我和孩子身上。我们开始吵架,但这都无济于事,他越来越痴迷,最后到了一有空就看书打坐、如痴如迷的地步。1999年7月,中央决定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他竟然置国家明令规定于不顾,先后三次进京“讨说法”、“正法”,结果三次被拘留。母亲的跪求他不理睬,父亲被气得犯了冠心病他不动心,我和他闹离婚他也不在乎。在他迷恋“法轮功”的日子里,我们的家里没有了欢乐,没有了亲情。我再也没有心思料理家务。我不敢回娘家,怕家里的人跟我提起他,谁要是提起他,我就跟谁急,“不要再提他,权当他死了!”在同事面前我抬不起头来,工作中无精打采、精神恍惚。每当想起这些我总是偷偷流泪。我时常问女儿,你想爸爸吗,她摇头,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她说“明天”,第二天问她,她还是说“明天”。望着不太懂事的孩子,我只有把苦泪往肚子里咽。当女儿跟我妹妹的男朋友玩失口叫“爸爸”时,我们全家人都感到心酸。我不知她今后的命运如何,只觉得对不起她,没有给她找一个好爸爸,没有让她得到一个温暖完整的家。我开始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绝望,我感到了他的可悲,感到了“法轮功”和李洪志的可恨。我深深体会到“邪教”的邪处,就在于它能把一个正常人的一举一动都控制住,它能让一个好端端的人变成一个两眼发直,抛弃任何感情、亲情,不为别人、只为自己的冷血动物。同时,我也真正从心里体会到了国家坚决铲除“邪教”的英明伟大。

  2、迷途知返:丈夫的艰难转化历程

  丈夫的转化,有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漫长过程。对丈夫的问题,他单位的领导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无论是孙强平时顽固坚持“练功”,还是一次次进京、一次次被带回,单位领导一刻也没有歧视过他,一直是抱着挽救、转化的态度来做教育转化工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去年在我对他转化绝望的时候,我想到了以“离婚”来解脱自己。当我拿着离婚申请书找其单位领导签字时,他们跟我谈了许多。他们说,你丈夫这么年轻,你就忍心看着他就这么给毁了吗?单位都没有放弃对他的教育挽救,你就这么放弃了吗?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还清楚地记得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单位领导不知多少次地放弃休息日,不顾劳累,利用晚上或休息时间到我家里跟他交谈,做我的工作,安慰我,鼓励我。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么多好人的关爱,才使我真正体会到了党的温暖,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对他转化的重要性。我开始暗下决心,一定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和所有的力量,去感化他,挽救他。

  为尽快使丈夫走出“法轮功”的泥沼,我想尽了千方百计,曾先后三次带他到济南去看心理医生,做心理咨询,有一次还带他到烟台专门找一位留学归国的心理学博士咨询了一个小时。虽然最初效果不理想,但我时刻告诫自己要“守住坚强,永不放弃”。今年7月丈夫被拘留后,曾绝食5天,并吞下一枚铁钉。那天,当我得知他吞钉子后,我非常的生气,真想狠狠地打他一顿,骂他一顿。但到了看守所后,我又忍住了,反而显得异常的冷静,并给了他更多的温暖和理解。他转化以后跟我说,从那件事后,他反思了许多。他开始想到了家庭,想到了夫妻感情,想到了孩子,想到了工作。所有这些,都为他的转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丈夫的最终转化,是在我带他到马三家教养院的第三天。我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到辽宁省锦州市原“法轮功”练习者殷厚梅转化的典型事例报道后,几经周折与殷家取得联系。借今年国庆节放假之际,我以外出旅游散心为名,约他走上了去辽宁救助之路。赶到锦州后,因殷厚梅有事未在家,其子介绍了母亲的转化情况,建议我们到马三家教养院找做通其母转化工作的苏静所长救助,并帮助我们取得了联系。第二天我们就动身赶到了那里。

  在那里,我们受到了苏静所长的热情接待,苏所长亲自做丈夫的思想工作,并安排3名已转化好的学员与丈夫进行“交流”,直到晚上11点。第二天又专门从抚顺找来两名转化好的典型继续做工作。当谈话取得一定效果后,教养院干警又让丈夫观看教育转化录像,学习有关宣传资料。经过连续三天三夜的工作,丈夫终于彻底认清了李洪志的险恶用心和“法轮功”的反动本质,幡然醒悟,并当场写出了深刻的悔过书和保证书。为考验丈夫是否真正转化,并顺路取回其进京“护法”时放在“功友”家里的衣物,自沈阳返回途经北京时,我专门约丈夫从天安门广场经过,看到天安门广场上少数“法轮功”分子进行的所谓“护法”活动,丈夫毫不动心。我想,这回他是真正转化了。

  3、重铸人生:丈夫转化后的表现

  在马三家教养院,我真正体会到了那些素昧平生的人对我们的热情和真情。他们无微不至的关怀,对我们触动很大,我们觉得思想境界也提高了。我和丈夫商量,回去后我们也要尽最大的爱心去关爱别人。在临走时给苏静所长的留言簿上,丈夫写到:我回去后,一定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对祖国有用的人,一个关心别人的人,一个孝敬父母的人。从马三家教养院回来后,丈夫的思想、言行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回来后的当天即打电话向单位领导汇报了自己的思想转化情况。第二天又将家里保存的所有“法轮功”材料和书籍送到了单位,向领导汇报了自己思想转化的详细经过,并主动提出要以适当的方式协助政府做好其他未转化的“法轮功”练习者的思想工作。在回来后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他除了认真积极地做好本职工作外,还充分利用晚上或其他空闲时间,积极配合当地政府做其他未转化者的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回来的时候,苏所长是让我带着使命回来的,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去做其他未转化学员的工作,我多转化一个,就可以挽救一个家庭,就可以挽救更多的人”。现在,他已结合自己的切身体会,先后与10多位原“法轮功”人员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谈。经做工作,目前已有两人彻底转化。原山东工业大学的青年教师陈国文,原来也是非常顽固的,他的妻子与我认识,都是苦于没有办法教育转化他们。当晚把丈夫转化的消息告诉陈的妻子后,他们连夜就打出租车来到了潍坊,丈夫当天晚上与他谈到凌晨三点,陈开始转化,但回到家后又出现了反复。丈夫主动与其取得联系,并又联系到辽宁抚顺的两名曾做过自己转化工作的学员,通过电话与陈进行了交流与沟通,终于使陈彻底转化。丈夫在写给局领导的信中最后写到:请放心,我放弃“法轮功”的决心同修炼时的决心一样大,我也愿意通过我的行动使“法轮功”这一邪教从人们的头脑中消失,让害人的东西不再在人间留存。

(责任编辑:)

更多>

热评文章

  • ·想起了“拍打大师”李洪志(图)
  • ·法轮功“神韵晚会”真相
  • ·法轮功“活摘”谣言始末
  • ·习近平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就中俄建交70周年互致贺电
  • ·习近平同金正恩就中朝建交70周年互致贺电
  • ·十首旷达古诗词:能让心情豁然开朗
  • ·此太监名气太大 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
  • ·道德经:幸福就是自然 快乐就是简单
更多>

精彩专题

  • ·工信部:2020年我国原材料产品质量将提高
  • ·别把群主不当干部!这些“新规”你知道多少
  • ·中国式相亲:明码标价的“门当户对”
  • ·朱棣为什么要把天下的尼姑都抓到京城来呢
  • ·你知道冷宫在皇宫中的哪个位置吗
  • ·戚继光的戚家军 为什么可以让倭寇闻风丧胆
更多>

访谈

130.jpg 归来——陈果整容前后
曹锐采访2.28版去LOGO[00_00_29][20180518-103854-0]_副本.jpg 名家讲堂|曹锐:反邪教,文艺工作者不能缺席
  • ·蝶变
  • ·微电影·太阳从东方升起
  • ·张立仁:我只信我这双手
  • ·揭穿“菩提功”的真面目
  • ·起底“心灵法门”:创办人自称常和菩萨喝茶 每年敛财数亿
  • ·李洪志以239万美元出售在美豪宅
更多>

精彩图片

未标题-1.jpg 澳门举行国际幻彩大巡游
未标题-1.jpg 纽约:怀旧地铁
未标题-1.jpg “雪龙2”号的好奇来客
未标题-1 副本.jpg “采冰节”展冰城魅力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09071号 。